无虑

Personal website of Wulv.

还有浪潮之下的年轻人

无虑 / 2020-05-05


所谓“长江后浪推前浪”,BliBli 的宣传视频《后浪》里,何冰站在“前浪”的视角对年轻一代饱含赞美,“你们有幸遇见这样的时代,但时代更有幸遇见这样的你们,我看着你们满怀敬意”。

我作为“后浪”的一份子,看完视频竟无感。因为视频里面没有我,以及多数浪潮之下的年轻人。

我们期待在年轻或步入中年时能够功成名就、睿智通透、散发光芒,可多数都只是成为了普通人,从校园到社会,按部就班地把日子过在柴米油盐之中。我们没有把经典的变成流行的,把学术的变成大众的,把民族的变成世界的,仅仅是把平淡的日子过成了生活的印记。我们通过身体的变化逐渐感受年岁的增长,逐渐向生活妥协,开始接受普通,甚至平庸、有缺陷的自己。

难道能否定成为普通人的现实吗?不能。

如果把出身、地域、身体素质作为不能更改的先决条件 A,把际遇以及所做的每一个决定作为不稳定因素 B。那么多数人的生活上限都是由 A 主导,B 或许泛起过涟漪,最终又归于平静。

当然,普通不等于消极。在平淡的生活里,我们还要警惕一种“丧”文化:没有理想和追求,过一天算一天。

荣格说,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是完全接受自己。在“丧”的视角下,人也是接受了自己,但这种悲观主义的接受无疑是要不得的。

生活中不乏有这样的人,在年富力强时就早早卸下了行囊,胸中的火焰已经熄灭,眼里的光业已黯淡。具体表现在对每一条小道消息的热忱,对身边琐事的孜孜不倦,对迎接挑战的无动于衷。时间在他们生命里停滞了,只留下衰老的痕迹,很难发现真正令人鼓舞的东西。

对于这样的状况,我们只能表示惋惜,然后趁着年轻积累些与之抗拒的力量。